白日溺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99小说网www.keef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门禁卡短促而尖锐的铃声打断了霍尔德的沉思。

电梯声提示着他即将走入最危险而黑暗的区域。

短暂嗡鸣后,灯光照亮,方形割据的透明囚笼中一些丧尸受到光照刺激,不安地发出威胁般地嘶吼。更有甚者敲打着墙壁,狠厉狰狞地扭动着摇摇欲坠的头颅,透出一副想要将所有人类撕咬殆尽,吞吃入腹的可怕模样。

霍尔德面无表情地站在中央,翠色眼眸映着冷光。他没有理会张牙舞爪的丧尸,缓慢而静默地,绕过令人分不清方向的走廊,来到了一处被黑暗吞噬的空旷。

这里只关押着一只丧尸。

他走到尽头处,摸索着方形区域,刷了卡,按上指纹。三道硬化材质构成的铁门依次打开。他走到最深的黑暗处,轻轻地,如爱人耳语般念出了他曾经最熟悉的名字。

“爱德华。”

耳边疾风略过,强大的力道扼住咽喉,霍尔德艰难地望着在黑暗中闪烁着蓝色眸光的猎物。

湿滑,黏腻的东西附着在脖颈上,似深海章鱼的吸盘,反复在柔润肌肤上碾压吸吮,辗转着周旋,沿着留下的冰冷体液向下游走,将寒冷彻骨的战栗感从表皮送至灵魂深处。

阻碍占有的衣服被强行扯下,三三两两地被撕成破布条扔在地上。柔软似触手般的肉物恶意地碾压着胸前乳粒,激得霍尔德下意识地喘出了声。正在肆意享受肉体的怪物威胁嘶吼,冰凉而粗糙的棍状物粗暴插入了霍尔德的口腔,玩弄着他的舌头。

这是爱德华的手指,霍尔德想。爱德华以为舌头是发出噪音的器官,于是有些用力地捏住了它。霍尔德无法控制自己不流出唾液,只能任凭口水将爱德华的手指抹湿。

胸口的舌似乎已经厌倦了一处,它弯弯绕绕地向下蔓延着,占有着,伸入过肚脐又离开,最后含住霍尔德的性器。

沾满口水的手指拔出带起银丝,与双唇亲昵又远离。最后固住霍尔德被吻过的腰肢,送入性器至丧尸微冷潮湿的口腔。霍尔德咬着唇,冷色翡翠化了几分薄冰,温温地润出些许春色。

就像是在操要坏掉的肉。霍尔德想。他不担心丧尸会咬掉他的性器。实际上爱德华看似侵犯的动作并没有做爱的性欲,他只是想要迫切地反复确认一个事实。

来的人是他。

霍尔德回忆着和女人做爱的经历,将爱德华的口腔当做是柔软水润的花穴,将白色汁液灌溉在了花蕊中。丧尸喉结耸动,体液吞入口中,爱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花间酒一壶》

《花间酒一壶》

一尾咸鱼
男主角李白(就是写诗的李白~)那时候跟朋友私下的活动写了这个短篇可能会补个番外吧 讲一下后来的剧情有r0u 微微r0u
言情 连载 1万字
我的淫妻菲菲

我的淫妻菲菲

druid1981
我不知道我应该姓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究竟什么时候的生日,因为我是个被遗弃的孩子,39年前的一个晚上,我被人从市人民广场捡到,然后被市民政部门交给了一户没有子女的家庭,养父姓吴,给我起名叫吴强,从记事起,养父母对我还是很不错的,养父母是一对普普通通的工人,没有什么文化,但对我和亲生的也没有任何区别,我也就和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度过了童年和少年。 转眼10多年过去了,上个世纪90年代,养父母所在的工厂破产了
言情 连载 0万字
区区穿堂风

区区穿堂风

主教
“予我七情六yu,度众生之意难平。”一、小秘书x大总裁? 第三人称 ???
言情 连载 0万字
什么魔典终章

什么魔典终章

八九和二三
言情 连载 7万字
熟果(叔受合集)

熟果(叔受合集)

黑旋风忍者
【全完结】 叔受合集,都是双性(无大奶) 几乎都是年下攻,部分np,部分ega的他被迫帝国分配给他的男人 由于他们都是未婚alpha,导致这些男人大部分年纪比林遂小很多…… 年轻人的精力和热情让林遂颇为头痛 ※年轻alpha们 x 温柔优雅大叔受 ★★★★★ 《师尊失明后》(已完结,he?) 霜天清是天剑门着名的剑修师尊,寿元快尽已经初显中年外貌的他其实是一个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不过任他
言情 连载 25万字
玉体横陈(高H,短篇肉文合集)

玉体横陈(高H,短篇肉文合集)

辛德瑞拉
故事一、性奴学校:高考落榜的女高中生被父母送到一所封闭式的复读学校里去,结果却是一所性奴学校,日日夜夜被调♂教……
言情 连载 2万字